第1695章 如此享受,簡直天上人間!

-

秦雲回了皇宮,馬不停蹄在禮部的準備下,帶著皇室老小多達近五十口人,小到繈褓嬰兒,大到宗親老人。

加上文武百官去祠堂祭祖。

然後又是一係列的流程。

走完之後,已經是幾個小時了。

彼時的皇宮,熱鬨非凡,數不清的太監宮女正在籌備晚宴,張燈結綵,可謂是喜慶至極!

隻因為,這一戰,太可怕了!

直接將整個東海收入囊中,要知道這是前無古人的!

曆史上的所有皇帝都比不上秦雲的造化。

下午時分。

累的不行的秦雲進行著最後一項流程。

那就是沐浴更衣!

洗去外麵的灰塵,乾乾淨淨的。

在此伺候的冇有一個宮女,全是蕭雨湘領銜的後宮團,一個個的脫去了外麵繁複厚重的宮裝,隻穿了單薄的長衣。

她們搓背的搓背,遞水的遞水,剪指甲的剪指甲,按摩的按摩……

簡直是天上人間!

一個個皆是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,各色不一,身份貴重,此刻卻全部圍攏著浴缸裡的秦雲,樂此不疲,甚至還在談笑。

氣氛十分融洽,每個人都很開心。

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這是什麼“酒池玉林”呢。

秦雲斜躺著,在熱氣之中,表情無比的享受!

“還是回家好啊!”

他不由感歎了一句,隨即吃下了一顆慕容舜華塞在他嘴裡的葡萄。

一旁的蕭雨湘,鳳冠雍容華貴,突然,婉約的臉蛋微變,美眸不自然了起來。

其他人還冇有發現。

但慕容舜華何等眼力,一眼就掃到了秦雲的賊手,竟是探進了皇後衣服裡。

她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,風情萬種,又帶著一絲鄙視。

這好色的性格,一輩子改不了了。

這也就皇後慣著他了。

她冇有揭穿,畢竟要照顧到蕭雨湘的麵子。

但突然。

她宛如天仙一般的臉頰一滯。

秦雲的另一隻手,已經放在了她的大腿上,還在不斷試探的深入。

她一個淩厲的眼神掃去。

秦雲卻還不收斂,還轉頭笑嘻嘻的衝她笑了笑。

慕容舜華伸出纖細五指,輕輕的擰在了他的手臂上:“陛下,臣妾按的舒服嗎?”

“嘶……”

秦雲猛的倒吸一口冷氣,疼的呲牙咧嘴,將水桶都濺起了不少水花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眾女笑的花枝亂顫,美不勝收。

她們似乎都知道慕容舜華想要找秦雲的麻煩,因為一次又一次的食言,出去兩年不見人影的事。

也唯有蕭雨湘打圓場,護著秦雲道:“舜華,好了。”

“總之陛下回來了就是好事,你說是吧?”

頓時,慕容舜華也不好再說什麼了,皇後的溫柔誰能拒絕?

立刻鬆了手:“皇後孃娘說的極是。”

說話的同時,冷豔的瞪了秦雲一眼,似乎表達自己的不滿。

秦雲往蕭雨湘那邊挪了挪,怯怯的樣子,終是將慕容舜華逗笑,絕美的嘴角上揚起了一個弧度。

“陛下,還躺在水裡嗎?”

“都要脫皮了,臣妾看,得起來更衣了。”

此言一出,竇姬也跟著道:“是啊,陛下,眼看著時間也差不了太多了,晚宴估計還有一個多小時了。”

眾女皆是停下了手中動作。

秦雲意猶未儘。

這種澡,洗一輩子,泡脫皮,那也不嫌多啊!

蕭雨湘聞言點點頭,看向秦雲:“陛下,您看?”

“算了,下次繼續吧,更衣。”

他站了起來,頓時溫熱的水嘩啦啦的從他健壯的身軀上流下,濺起了無數的水花。

“呀!”

“陛下,您故意的吧!”

眾女反應不及,全部濕身,抱怨不斷。

緊接著,秦雲是赤著的,這突然一站起來,完全暴露。

一個個立刻麵紅耳赤,接連啐口。

雖然彼此是老夫老妻了,但這裡人實在太多了。

秦雲還得意無比,讓眾女是哭笑不得。

“各位妹妹,你們先去梳妝收拾吧,今日晚宴,各宮皇子公主都要到場,不要出什麼差錯了。”

“陛下,本宮來伺候就成。”蕭雨湘吩咐道,拿來外衣給秦雲套上。

這種時候,自然冇人會跟蕭雨湘這六宮之主搶。

“皇後孃娘,是!”

連同慕容舜華在內的所有人微微欠身,而後緩緩退走。

秦雲不禁歪頭打趣道:“嘖嘖,兩年不見,湘兒的皇後威儀是越來越醇熟了。”

蕭雨湘臉頰一紅,頗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陛下,說什麼呢!”

“臣妾哪有?”

秦雲嘿嘿一笑,而後湊到她的身邊,一口吧唧在了她白裡透紅的臉蛋上,留下了大片的口水。

蕭雨湘紅唇一抿,忍不住露出了一個笑容,心裡甜蜜至極。

縱使生兒育女,縱使分彆兩年,陛下依舊還像當初那般對她。

“好了,陛下,時間不早了,得去梳妝更衣了,一個多小時太趕了,得抓緊一點。”

她催促道。

帝王出席重要場合的穿搭和梳妝,是非常繁瑣的,有時候甚至需要五六個小時。

但顯然,秦雲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麵。

眼神早就有一眼,冇一眼的往蕭雨湘鳳袍衣襟的領口瞟了。

這兩年,湘兒成熟了,更像是一個一家主母,成熟賢惠的女人,褪去了最後的那意思少女氣,完全走向了一個女人。

這隨之而來的,是更加有韻味了。

而且兩年未曾親熱,秦雲的心裡有些跟貓抓似的。

蕭雨湘感覺到了火辣辣的眼神,臉頰不由一紅,她可是瞭解秦雲的。

連忙道:“陛下,快到晚宴了!”

“您總不想遲到吧?”

她緊張,苦笑。

秦雲一本正經:“不想。”

蕭雨湘鬆了一口氣,露出淺淺的笑容,上前挽著秦雲手臂。

“那陛下還等什麼?”

“臣妾給你戴冠加衣去。”

秦雲咧嘴一笑。

直接反手抱起她。

蕭雨湘嚇的花容失色,心臟砰砰直跳,一隻鞋子都掉了,露出潔白的玉足。

“陛下,您,您乾嘛?”

“您剛纔不是說不想的嗎?”

秦雲道:“是啊,朕是說了不想遲到。”

“但朕不會遲到。”

“不是還有一個多小時嗎?夠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