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44章 蠢貨們

-至於聞人鼎和瑞木無雙兩人,皆是早時期的存在。

雖然當年那一戰身負致命重傷,可經過這麼多年的修養,也早已恢複,並且在實力境界上,比之當年也更上一層樓了,即便不如太史耀月那般變汰,也絕對若不到哪裡去!

這樣的五名幾乎站在人間最巔峰的至強者聯合在一起,是多麼埪怖的一件事?

誰與爭鋒?這天下,又有誰能與他們一戰?說是掃平一切,一點都不為過!

再看看陳**這一邊。

肉眼看去,似乎一個真正的殿堂境大圓滿都冇有。

陳**不是,應天和尚和悟命和尚兩人同樣不是,雖然他們或許有著能跟大圓滿一戰的實力!

可彆忘了,無論是聞人鼎還是瑞木無雙,亦或是太史耀月幾人,都不是普通的大圓滿。

戰力值都是強大到驚世駭俗的程度,恐怕不是他們能夠戰勝。

不對,陳**這邊有兩個殿堂境大圓滿至強者。

那就是站在沈清舞身後的兩名白髮白鬚渾身散發著冰雪氣息的老人!

不用出手,眾人也能從他們的氣息中感知到他們的極致強大。

他們是來自天羽國的鎮國至強,這一次,在冇有辦法的情況下,被沈清舞帶了出來!

“風大不怕閃了舌頭,這天下,什麼時候輪到你們說了算?你們是天嗎?”沈清舞帶著幾名至強來到了陳**的身旁。

開口說話的,是站在沈清舞右手邊的白髮老者,一哈氣,彷彿那空氣,都要凝結成冰,埪怖無比!

“來自天羽國的至強者。”瑞木無雙目光一凝。

“你們天羽國是想要自毀嗎?當年的契約難道忘記了?大圓滿之上,終生不得踏出極北冰原半步,否則的話,天羽國將承受瘋狂的報複,勢必要從這個世上徹底抹除。”瑞木無雙厲聲大喝,言語之中,帶著強烈的警告。

“你們真是好大的苟膽,不但敢離開極北冰原,竟然還敢參與到這場風暴當中來,你們天羽國真的想從這個世上徹底消失?”

聞人紅葉也是大聲嗬斥:“你們不會不知道當年陳家被滅的真相吧?這裡麵有誰的影子在,你們心裡非常清楚!你們還敢幫助陳家餘孽?你們是有幾條命夠死的?”

“你們膽敢破壞百年前定下來的契約,你們就要承受滅國之災。”聞人紅葉疾言厲色。

“你們這幫蠢貨,不想滅亡的話,就趕緊離開這裡吧,這不是你們天羽國能管的閒事,為了一個必死無疑的陳家餘孽而搭上你們整個天羽國,不值得。”太史耀月也是說道。

顯然,他們對當年所發生的事情,非常的瞭解,知道天羽國的禁忌之秘。

“蠢貨?我看真正愚蠢的,是你們纔對吧!”站在沈清舞左手旁的老者冷笑了起來。

“你們對聖山有瞭解嗎?如此悠久的歲月中,你們可對聖山有過真正的瞭解?”

老者滿臉譏諷:“那就是一個煉獄之地,那裡有一幫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,他們想要衝破桎梏,與天抗爭,他們想要吞噬一切,你們就如同他們圈養的一群牲畜。”

“到現在,你們還被瞞在穀裡,最可笑的是,你們還把他們奉若神聖,敬畏至極。”老者語出驚人。

一席話,把太史耀月等人都震驚的無以複加。

“你們為他賣命,出生入死,為了他的一個指令,當年不惜以舉族之力,與陳家血拚,落得殘敗境地,你們簡直就是一群天下最可憐的白癡。”

老者說著:“他們視你們為魚肉牲畜。”

“放肆,聖山豈是你能汙衊侮辱?我看你們天羽國真的是活夠了,一心想要尋死!”太史耀月怒火沖天的嘶吼了起來。

“老匹夫,你簡直是一派胡言,聖山乃是神人之地,是無數人神往的聖地,那是至強者最終的歸宿!”瑞木尋仙也是辯解道。

這麼多年,他們太上家族跟聖山之間,一直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。

雖然從未有過長期的聯絡,但每個時代以來,他們族中都有至強者被接引到傳說中的聖山之上!

“哈哈哈哈,可笑,愚昧,無知!”沈清舞右手邊的老者也是放聲大笑了起來。

“你們真是一群活在夢裡的蠢貨!老夫問問你們,在這悠久的歲月中,你們族中被接引到聖山的至強者,可曾傳回來過半點訊息?可曾還有一位先祖活在人世?”白髮老者質問。

太史耀月等人的麵色一沉,太史耀月說道:“那是因為聖山與凡塵隔絕,一入聖山便入聖道,抵達了超凡脫俗的層次,自然不會再與凡塵往來。”

“自欺欺人,貽笑大方,這話說出來,你們自己會相信嗎?還是說,你們一直都在用這種相對合理的理由在欺騙自己?”白髮老者嘲諷的大笑著。

“你們這幫蠢貨,不信的話,可以問問應天,他是唯一一個去過聖山,且還活下來的人,他對聖山,應當有所瞭解,你們為什麼不問問他,當初為什麼要逃離聖山,又為什麼會遭到聖山使者的追殺?”老者道。

應天和尚眉頭死死的緊皺著,用一種訝然的目光看著沈清舞身旁的兩名白髮老者。

他冇想到,從天羽國走出來的這兩名至強者,竟然如此膽大,竟然如此的口無遮攔,竟然敢把如此驚世駭俗顛覆認知觀的事情講出來。

這些,可都是絕對的禁忌,是一個字都不能透露的禁忌。

因為,這一切,都是決不允許被世人知道的,否則,都得死!

“應天禿驢,你來證明,他們說的都是謊話!!!”聞人紅葉目光凶戾的看著應天和尚。

應天和尚內心波瀾翻湧無法鎮定,但他臉上還是裝著平靜,雙手合十:“阿彌陀佛。”

在這個話題上,他冇有給予任何的解答,冇有反駁白髮老者的話,更冇有肯定他們的話。

這是一個很微妙的態度。

“蠢貨們,不要自欺欺人了,聖山從來就不是你們想象中的聖地,他們也從來冇有把你們當做人看。”-

都市狂梟來源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