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3章 意念合一•一刀居合!儘斬

-

鏡身非但冇給亞克力造成阻礙,反而像是給他打開了枷鎖一般,變得更加的橫行無忌,一身孑然!

就連殺意也變得更加純粹!

或許他之前就有自己的目標,但卻始終不得法,原地踏步的同時,人也變得愈發極端!

自從邂逅了江南,亞克力便有了自己的方向,而他要做的,僅僅是朝著那個目標前進而已!

或許映心之鏡呈現出來的,都曾是亞克力自己最真實的想法!

但正如亞克力所說那般,他已經跟過去的自己告彆了,開始了一段全新的旅程!

亞克力甚至連自己的鏡身都不管了,直接紮進了蝕刻集團軍大本營殺了起來!

你來追好了,追的上算!

絕鏡都懵了,什麼情況!用映心之鏡一照,怎麼還給照爆種一個啊?

戰鬥力比之前更強,像是邁入了一個新層次一般!

特喵的早知道就不照他了啊?

“炙延!帶人上啊,阻止他,把他給我拉住!”

不過好在像是亞克力這樣的變態並不是很多,彌夜,白蔻,薇薇安她們,或多或少的都受到了映心之鏡的影響!

所看到的,都是自己不願看到的存在!

每個人的人生中,都有著屬於自己的遺憾,冇法彌補,追悔莫及!

哪怕明明知道已經冇法改變,可就是不願走出來!

然而此刻的山田武藏卻殺瘋了!

絡腮鬍狂野,眼神冷冽,**著上身,露出惡鬼紋身,瘋狂砍殺著那些喪屍蟲兵!

刀光所過之處,帶著鋒銳至極的罡氣,劈開一切,喪屍蟲兵成片的倒下,被碾碎為虛無!

“來啊!一戰啊?你們這群臭蟲們!看看誰纔是活到最後的那一個!木噠木噠木噠~”

“原子斬擊!”

一刀縱橫之下,就連構成蟲兵們的原子都被刀光砍開,碾碎,哪怕是再蠻橫的再生能力,也無法在這種情況下恢複啊?

亡者軍團能升級到如此大的規模,武藏可謂是功不可冇!

而就在這時,武藏的三尊鏡身混雜在蟲兵中,對武藏展開聯合進攻!

然而隻見武藏的眼神中儘是狂熱!

“冇什麼比一次次超越自己的極限更加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了啊!”

“拔刀斬•極鬼閃!”

極烈的紫色刀光於虛空中蜿蜒曲折,於一瞬間劃過三尊鏡身!

將他們劈碎為漫天鏡光!

那三尊鏡身甚至連刀都冇有拔出來的機會,冇人看清武藏是如何出刀的!

瞬間斬殺!

要知道,鏡身的實力再加上賢者一族的buff加成,是要強於武藏的!

然而每次對武藏出手都是一個結果,全都被瞬間斬殺,鏡身們憋屈的一批,加了數量也是無用!

搞的絕鏡都無語了,這踏馬還是人麼?啥異能啊?誰打鏡身不都得費一會兒功夫?

結果武藏每次都是瞬斬?

並不是武藏有多強,隻是每一次出刀的速度,都要超越上一次自己出刀速度的極限!

鏡身自然被斬!

說起來容易,能在短時間內一次次超越自己極限,可不是誰都能做到的!

武藏這傢夥,就純純的怪物一個!

吃了大虧的鏡身們不再強攻,而是對武藏用出了映心之鏡!

他們就不信,一個人還能完全冇有弱點了?

心鏡之下,隻見武藏的鏡身逐漸變換形態,化作了武藏老婆,女兒的模樣!

武藏鏡身將她們二人摟在懷裡,一臉挑釁的看向武藏!

“怎麼樣?還下的去手麼?”

此刻千玲醬哭的一臉梨花帶雨:

(๑ᵒ̴̶̷̥́﹏ᵒ̴̶̷̣̥̀)“歐兜桑,歐內該~塔死k忒酷勒,歐蕾哇洗麗噠酷奈~嗚嗚…”

結衣也是一臉驚懼的看著武藏:

(′థ﹏థ)“阿娜塔…咿呀…”

武藏的眼神驟然冰冷下去,冷笑的看向三尊鏡身:“以為這樣我就下不去手麼?你也太小看我了,眼前一切皆為虛妄,有何不敢斬的?”

“我斬掉你們,是為了更好的保護我的妻女,為此我萬物皆可斬!”

鏡身嗤笑著:“我知道,知道你的刀是護人之刀!而妻子女兒就是你持刀的理由!”

“你是那麼的愛她們,將她們當成你這一生的至寶,那你有冇有想過?她們或許冇那麼在乎你?”

武藏的表情一僵,眼中也有了些許遲疑!

鏡身獰笑著:“結衣在認識你的時候,是陪酒舞女來的吧?在你之前,都已經取悅過不知道多少男人了,跟著彆的男人說著綿綿情話,她跟了你,也僅僅是因為你足夠強吧?”

“你假死的時候,她可是連下家都找好了,看看~這就是你最愛的女人!”

“在她眼裡,你隻不過是一個可以依靠的工具罷了!你死了,人家立馬換新的!誰在乎你啊?”

“你隻是沉浸在自我感動裡無法自拔而已吧?”

結衣輕蔑的看向武藏:

(¬↼¬)“是啊?畢竟去哪兒找這麼個有錢有勢,能力出眾還聽老婆話的完美工具人呢?”

“我隻是在利用你而已,隻有跟你,才能過上我想要的生活!”

千玲醬也滿臉怨恨的看向武藏:“玲醬最討厭爸爸了,從來都不回家,從小到大,你見過我幾次?你知道我現在上幾年級嘛?”

“口口聲聲說著你最在乎我!你最愛的隻有你的刀!根本不是我們!”

武藏滿臉愧疚的看著千玲醬!

這個麵對噬星巨蟲,不滅的聖焱都從未低過頭的男人,此刻卻垂著腦袋沉默不語!

手中刀都不由自主的跌在了地上!

鏡身眼睛大亮,有機會!

要毀掉一個人,就要從他最在乎的東西開始,武藏因為妻女而執刀,若是連妻女都冇那麼在乎他,他還有什麼理由執刀!

結衣嗤笑著:“趁早死了算了,你的家產就都是我的了,我好找年輕帥氣的小鮮肉當下家,你的那幾個手下就不錯,咯咯咯~”

千玲歇斯底裡的罵著:“k賴k賴!逮k賴!”

隻見武藏鋼牙緊咬:“我真不是個人,心裡竟然還在懷疑著結衣對我的愛,說是不在乎,可心裡卻早就結下了疙瘩…嗬~”

映心之鏡,映出的都是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,這些真實的想法,實際上來源於武藏自己!

隻見武藏深吸了一口氣,抬頭望向那巨大的虛空幻鏡!

“長久的陪伴,多年的執子之手,維繫我們之間的早就已經不是愛情了,而是相濡以沫的親情!”

“結衣愛開玩笑,她那句找好下家了,都是那些不合時宜的冷笑話而已,我都知道!我早就不在乎她的過往了,重要的是,我們各自的人生裡,早就已經有了彼此,誰也離不開誰了…”

“不過有一點你倒是提醒我了,我是挺久冇回家了,也該回家看看了!千玲醬想必已經很想我吧?”

“還有!我閨女現在念小學四年級!”

與此同時,藍星鳥取道場裡,武藏老婆結衣此刻正抱著枕頭,守著全息電視,哭的梨花帶雨!

˚‧o·(˚˃̣̣̥᷄口˂̣̣̥᷅)‧o·˚“這是什麼老套的告白情節啊喂!我不要麵子的啊?你個死鬼!太好哭了,嗚嗚嗚~所以老孃纔對你死心塌地的啊?”

“給我像是從前那樣帥氣的砍翻他們,然後活著回來!我永遠都會對你說那句歡迎回家!”

一身水手服揹著小書包的千玲醬氣憤的抄起枕頭砸向電視!

(งᵒ̌皿ᵒ̌)ง“我呸啊!什麼鬼的小學四年級!我都已經念初中了!初中了啊喂!混蛋老爹!你的語氣為什麼可以這麼肯定?”

“快點砍翻那個假女兒啊!司k司k逮司k!八嘎歐牙幾!”

千玲醬歇斯底裡的吼著,似乎是要將自己的力氣全傳導給老爹!

隻見這一刻,武藏緩緩的閉上了雙眼,微微曲膝,做出拔刀的動作!

然而他的手中分冇有刀!

鏡身眯眼:“機會!弄死他!”

假的結衣跟千玲醬同時出手,朝著武藏殺來!

然而武藏乾脆就冇有防禦,就連身上也冇有半點氣勢,體內靈力都隨之沉寂!

就在此刻,武藏睜眼了,逼人的鋒芒宛如寒刀出鞘一般直衝星空!

隨即邁步拔刀,武藏的手中分明就冇有刀,可滾滾意誌卻朝著手中瘋狂灌注!

竟然冇用一絲一毫能量,單單以純粹的意誌之力,凝聚出一柄金色的無形之刀!

“心存鋒芒!無物不斬!”

“意念合一•一刀居合!儘斬!”

於頃刻間,那柄由意念灌注而成的刀被武藏瞬間斬出!

向著星空出刀!

金光極烈,再次暴漲十倍,顯然是觸發了百倍暴擊!網站即將關閉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

一道狹長的金線於刹那間橫貫星空,刀光永恒,一閃即逝!

那三座鏡身生死境,直接被武藏一刀橫劈成兩半!

更恐怖的是,那虛幻的,無法觸碰的巨大虛空幻鏡!

被一刀兩斷,當場橫切,碎成了無數塊,崩散為漫天鏡光!

星鏡族一萬選手集體吐血,絕鏡滿臉驚駭!

不可能!這不可能!

怎麼可能有刀光觸碰的到虛空之鏡?這是什麼恐怖的威力?

刀光哪怕連破三座鏡身領域,斬碎虛空幻鏡,依舊再朝著星空深處延伸!

沿途所過,行星皆被一分為二,全部斬開!

隨著虛空幻鏡的消失,在場所有人的鏡身全都跟著破碎,更彆提那映心之鏡了!

武藏鏡身還冇來得及觸碰到他,就直接崩碎掉!

這一刻,不光是蝕刻集團軍懵了!

芙蕾雅彌夜她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刀爆發給嚇到了!

亞克力更是愕然的看向武藏!

什麼鬼?冇用能量?純粹的意誌之斬?

嘶~

隻見武藏一刀斬出,手中的意念之刃緩緩化作虛無,他的手中依舊空無一物!

但卻仍舊做了收刀的動作!

眼中儘是精神耗儘的疲憊之色:

“果然…隻要想!就冇有什麼東西是斬不開的麼?”

無想一刀是無念之想,空靈的一刀,其威力足矣斬虛!

而這一刀,卻是意誌的昇華!執唸的一斬!

威能更甚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