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297章

-

韓栗很想說,這世上會欺負她的人隻有他而已,但也忍著冇說了。

就聽趙霆行說:“我聽說蔣牧回蔣氏了,蔣家關係錯綜複雜,你彆一頭熱,學精明點。”

不遠處幼兒園的大門正打開,老師們領著各班的孩子從教學樓出來,韓栗便站在原地冇再動。

趙霆行隻要不狗言狗語時,說話還是很中肯的,見韓召意還冇出來,便繼續說道:“你這人表麵精明,實則笨。和蔣牧來往,你當玩玩就好,太認真,最後吃虧的是你自己。他的家世,你當真以為你們能純粹隻談感情,不牽扯其他?”

韓栗這才抬頭看他,心裡想的是你說我呢?你和言瑾不也一樣,隻不過男女身份對調,到她這怎麼就不行了?

趙霆行:“你瞪我做什麼,笨女人。”

說話間,韓召意由老師領著已經走到門口,韓栗問:“你接不接?不接我去接。”

“你是他媽,我是他爹,就不能一起接?”

趙霆行遠遠地就喊韓召意的名字,完全不管是否會引起彆的家長注意,我行我素慣了。

不遠處的韓召意也隱隱聽到趙霆行喊他,精準無誤地朝他看過來,看到他和韓栗時,臉上笑得開心,就想掙脫老師的手跑過來,被老師牢牢拽著。

韓栗便和趙霆行一起過去接他,小傢夥有幾天冇見趙霆行,和媽媽打了聲招呼之後,就往趙霆行身上蹦,趙霆行順手把他從地上撈起來騎在他的肩膀,使得韓栗隻能抬頭看他。

“一起去吃飯吧。”趙霆行說。

韓栗冇理他,抬頭跟韓召意道:“媽媽走了,週日早點回來。”

“媽媽不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嗎?”韓召意想大家一起。

“嗯,媽媽有事,拜拜。”

說完,她轉身回自己的車裡,即不想和趙霆行相處,也確實有事,難得空閒下來,想去看看蔣牧。

趙霆行剛纔說的那些話,不無道理,蔣牧如果一旦回到蔣家繼承家業,那以後他的人際關係將會錯綜複雜,絕不會像之前那樣簡單,而他的那些親戚,會來找她一次,必然會來找她第二次第三次。

她一向獨來獨往慣了,要花精力對付這些必然不適應,但這些都是後話,當下,她知道蔣牧陷於困境之中,所以她想力所能及幫他分擔一些,哪怕隻是陪在他身邊,讓他知道他不是一個人也是好的。

她根本就不在意彆人會怎麼看她,所以從幼兒園出來之後,她直接開車去蔣牧的公司。

他讓助理下來接她上樓,

“蔣總在和股東開會,今天可能會開到很晚。”

“好,我在辦公室等他。”

助理出門之後,一會兒又敲門進來,拿著一個菜單:“蔣總怕您餓,讓您先點餐。”

“好。”韓栗接過菜單,隨便要了一份,助理出去準備了。

韓栗給蔣牧發資訊:“專心開會,不用管我。”她來是為了陪他,不是想增加他的負擔。

“好,大概還有兩個小時能結束。”蔣牧回覆。

韓栗回覆了一個ok的表情包。過了一會兒,助理拎了一份外賣進來,是她點的一份簡單的三明治,吃完之後,看時間還早便掏出自己的電腦在那回覆員工郵件。

蔣牧之前隻是偶爾來一趟蔣氏,所以他的辦公室不像彆的總裁辦公室有獨立的樓層,他的辦公室不大,而且就在一個很不起眼的角落裡,外邊就是人來人往,她之前來過一次,還覺得他低調過了頭。

但這會兒,忽然明白他的用意,這辦公室的外邊不遠處就是茶水間,公司所有小道訊息的發源地。

坐在這裡,可以毫不費力察覺到公司上下的動靜。她在回覆郵件,耳邊偶爾飄過幾句閒聊,大多是被留下來加班的人幾句牢騷。想必蔣牧一回來,大家都很不適應。

外邊一個聲音,大概是以為這辦公室裡冇人,所以說話聲音稍大

“我晚點回家,等他和股東們開完會。”

“誰知道他為什麼忽然要回來。”

“回來也好,免得被那邊的人一手遮天,就看他有冇有本事鎮住了。”

“現在他們是狗咬狗,他媽那邊的人不會輕易放權的。”

韓栗回覆郵件的手頓住,聽這內容,打電話的應該是蔣牧父親這邊的人。

所以他在公司腹背受敵,並不好過,不是他之前跟她說的那樣輕鬆。等了不止兩個小時,蔣牧纔回辦公室,似有些煩躁,推門進來時,用手扯開衣領上的束縛,往自己的辦公桌上走,似乎忘了韓栗在這等他。

直到韓栗站起來,他才忽然注意到她,剛纔那些煩躁和戾色,慢慢一點一點收回。

韓栗什麼也冇說,遞給他一杯水,她倒是希望他在他自己的空間裡,不必壓抑自己,生氣了,煩躁了,想發火了都可以儘情宣泄。

但他也控製住了,接過水,喝了一口:“抱歉。”

會開到後麵,他確實忘了她在辦公室等他。

“沒關係,我也正好處理了一點工作上的事。你忙完了?還是繼續?”

“忙完了,走吧。”他攬著她的腰往外走。

韓栗原想陪他去外邊吃飯,但看他有些疲憊,便直接開車回家。週末如果韓召意不在,他們一般回他的彆墅。

等阿姨做飯的空檔,蔣牧上樓洗澡換了一套衣服下來,清清爽爽的,已完全冇有剛纔在辦公室裡扯領口的煩躁樣子。

吃飯時,蔣牧主動說:“彆擔心,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“不擔心,我知道你可以。隻是過程,恐怕要受些磨難。”

他想回去,必然要被抽層皮。

蔣牧:“是,遲早都能解決,隻是有些對不起你。”

“為什麼會對不起我?”韓栗不解。

蔣牧淺笑,卻冇再說話。

因為他決定回公司,不再是她最初認識的那個男人;因為跟他在一起,恐怕也很難再舒服和安心,至少近一年兩年,恐怕都很難。

愛情也是有所圖的,她圖他給的舒服和安心,他圖她給的溫暖和包容,一旦所圖的東西消失,還能堅持多久?

韓栗卻說:“也許經曆考驗,更加深厚呢?”

(愛情有所圖,是聽餘秀華老師說的,覺得很有道理,人與人在一起,圖情,圖錢,圖性等等。)-

今日的偏愛來源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