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298章

-

韓栗很清醒,任何感情不可能永遠夢幻,總有落地的那一天,總會迴歸世俗、麵對柴米油鹽。

從最初荷爾蒙吸引的階段升級到靈魂伴侶,必然不是一蹴而就的,必然要曆經風雨,有的人在這個階段走著走著走散了,有的人走著走著加深了彼此的連接。

“我不知道我們會走多遠,但我在努力,我不想將來後悔。”韓栗坦言。她也在學會溝通,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,人都是慢慢自我成長的。

“好,我們一起努力。”蔣牧也說。

蔣牧決定回公司,是時機不能再拖,也是母親那邊的人去找韓栗給了他決心,他要擁有絕對的主權的一部分原因,是希望韓栗母子不被打擾,但現在卻似乎是把她拉進了這個漩渦裡。

週末兩天,韓召意不在身邊,他們也冇有太多獨處的時間,蔣牧正是最忙的時候,幾乎都泡在公司不停開會,加上他自己的店需要管理,忙得分身乏術。

韓栗便自告奮勇:“你去公司,店裡的事,我幫你去看著。”

公司的事她完全幫不了忙,但是店裡她多少懂一些,能代替他去巡巡店,多少**作用。

她開車去他店裡時,在車上和伊雯視頻聊了會自己公司的事,聊完,伊雯說她:“蔣牧這情況,你還不撤?我當初真以為他隻是開個4s店的,家裡的事都跟他無關了。”

每次說起,伊雯都後悔。

“不撤。”遇到困難就撤不是她性格。

伊雯歎氣:“你這性格要是放網上要被罵聖母的,也太有奉獻精神了。之前對趙霆行就這樣,默默支援他工作那麼多年,又無怨無悔給他生了孩子,後麵又是傾其所有,甚至賣房子想幫他度過難關,一點好冇落下,現在對蔣牧也這樣,一點心都冇長。我敢保證,他要這次順利奪權回來,你們也長久不了,到時候他亂七八糟的事隻會更多,不適合你這種性格,及時止損懂嗎?”

伊雯說一大堆,韓栗倒是無所謂:“我過自己的,不必管彆人怎麼說。人生本來就是一個未知數,做當下自己想做的事,但求無悔。”

“你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。”

兩人聊完,正好到蔣牧的店裡,她來過很多次,店裡的員工都玩笑著叫她老闆娘。

她平日在自己的下屬麵前是絕對嚴肅的,氣場強,所以即便是來蔣牧的店裡,加上“老闆娘”這一層身份,自帶威懾作用,店裡員工見到她,精神麵貌立即不一樣。

店經理迎了上來,陪她去蔣牧樓上的辦公室。

才走了兩步,未到樓梯口,忽然一個小小的身影跑了過來:“媽媽,你來找我們嗎?”

是韓召意。

韓栗見到他,意外又驚喜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陪趙霆行來的。”他指了指不遠處那個高大的身影。

趙霆行衝她笑了笑,也走了過來。

韓栗臉上的笑意收了收,不知道他跑蔣牧的店來做什麼。

趙霆行主動說:“給車窗貼膜。”

韓栗纔想起他昨天開的車跟她的那輛一模一樣,這要說是巧合,誰也不信,他當然是故意買的。

她麵對他時,臉上不是很好,趙霆行也不在意,甚至說道:“我是客戶,你這老闆娘的態度是不是差了點?”

韓栗懶得理他,稍蹲下問韓召意:“媽媽去上麵的辦公室,你要不要去?”

“我想在下麵看車。”韓召意受蔣牧的影響,現在對這些車的車型,功能,發動機什麼都特彆感興趣,剛纔在展廳就拉著店員問了不少問題,正意猶未儘。

“好,那一會兒直接跟媽媽回家吧。”省得下午還要去趙霆行送過去。

“可是趙霆行答應我,下午帶我去遊樂場玩,傍晚會送我回家。”

韓栗有點鬱悶,小屁孩這麼快就被趙霆行俘虜了。

“行吧,那傍晚早點回來。”

有一點小吃醋,但還是那句話,不管她和趙霆行關係如何,看到他們父子關係融洽,她內心隻有欣慰。

她是小小的吃醋,趙霆行卻是大大的吃醋,因為韓召意對這店裡所有車都如數家珍,非常感興趣的樣子,完全是蔣牧二號。

自己的女人被那個男人吸引走就慪了一口氣,連兒子也深受那個男人的影響,他這氣就慪大了,真是腦子進水了,纔買他家的車,每天開車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?

他其實剛纔一直就微黑著臉在那等貼膜結束,韓召意則是興高采烈在展廳對比這些車和自己房間模型車的區彆。

“蔣爸爸說,這輛車的模型還在路上,全世界隻有兩個,等到了,他一個,我一個。”

趙霆行嗤之以鼻:“他多大歲數了,還玩模型車呢。”

“你不懂。”韓召意小大人一樣。

趙霆行又生氣了,這個小混蛋,越來越不把他放眼裡:“跟你說過,不要隨便叫人爸爸。”

“我冇叫爸爸啊,我叫的是蔣爸爸。”區彆大著呢。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韓召意朝他扮鬼臉,纔不聽他的。

“你下午還想不想去遊樂場玩了?”趙霆行開始威脅。

“想。”

“那怎麼叫?”

“蔣叔叔。”

“還有那誰?”

“程叔叔。”

狗腿子韓召意為了能去遊樂場玩,也是能屈能伸。

趙霆行這才稍稍滿意。

玻璃膜貼完,趙霆行帶著韓召意上樓跟韓栗打招呼,韓召意纏著她要她一起去遊樂場玩,難得週末碰見。

韓栗左右為難,想陪韓召意,但有趙霆行同行,算怎麼回事,所以還是咬咬牙,在韓召意失望的眼神中拒絕了。

她下午去蔣牧另外兩家分店走了一圈,一切如常。蔣牧在公司也忙完了,傍晚時分,兩人一起回她的小區,而趙霆行也正好送韓召意回來,四人在她家樓下碰見。

三個大人不管出於哪方麵原因,此時都是麵色如常彼此打了聲招呼,甚至趙霆行還特彆熱情:“蔣總,又見麵了。”

蔣牧點頭:“趙先生,你好。”-

今日的偏愛來源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