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299章 出事1

-

兩個男人氣質迥異,連說話的腔調都千差萬彆。蔣牧沉穩,情緒一向不外露,而趙霆行狂傲,所有情緒都是外露了,哪怕現在收斂很多,但完全不能與蔣牧相提並論。

尤其今天,他不知抽什麼風,並冇有絲毫掩飾,所以鋒芒畢露,彷彿隻是暫時把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放在蔣牧這裡,早晚他都要帶走的。

趙霆行目送他們三人走進單元門上樓,心裡覺得空落落的有點不是滋味,在樓下一直冇走,看著她家的窗戶由暗到亮,不時有身影從窗前晃過。

他以前很少覺得孤獨,一個人習慣了,而且那時候有老太太,不時可以回山裡看看;

老太太去世之後,他對韓栗雖態度惡劣,但知道有這麼一個女人,一個孩子,會一直和他相連,所以也不覺得孤獨。

唯獨此刻,看著樓上的那盞燈,那些閃動的身影,孤獨感湧了上來。

到底還是剋製著的,若按他性格,恐怕早上去踹門了。

樓上的三人一回到家,韓召意就飛奔進他的玩具房裡了,因為趙霆行也給他買了一輛特彆貴的飛機模型,可以擺放在架子上,小孩的精力永遠旺盛。

蔣牧和韓栗去廚房,準備晚餐。蔣牧一天高強度的工作,靠做晚餐放鬆心情。

兩人一邊做飯,一邊聊著天,忽聽一聲巨響從韓召意的玩具房裡傳來,韓栗心一緊,慌忙跑過去,一邊跑,一邊心驚膽戰地喊:“韓召意?”

蔣牧也皺眉大步朝那邊走過去,先她一步推開了玩具房的門。裡麵的場景,讓韓栗的臉瞬間煞白煞白,腿軟地喊了一聲韓召意跑過去。隻見房間內,蔣牧之前給韓召意安的那麵放模型的架子倒在地上,架子上的車散落了一地,韓召意躺在架子的旁邊,頭部好像被砸到了,正血流不止,小臉也發白,半睜著眼,哭不出來。

韓栗驚慌失措跑過去厲聲喊他名字,想一把把他抱起來。

她的手被蔣牧按住,相比她的驚慌失措,蔣牧太冷靜了:“先彆抱,你叫救護車,快。”

韓栗看到地上的血幾乎要窒息了,手抖著掏出手機打120,打通之後,她說不出話來,蔣牧接過手機,言簡意賅報了地址,報了韓召意的情況。

“對,應該是被櫃子砸到,頭部有流血,意識不清。”他說的同時,也在對方的授意之下,找來紗布替韓召意出血的地方止血。

韓栗全身冰涼徹骨,無法冷靜,隻想緊緊抱起地上的韓召意。

“你先冷靜點,隨便動他容易造成二次傷害。”蔣牧出聲喝止。

韓栗冷靜不了,心臟縮緊得生疼,隻能握著韓召意的手,一直叫他的名字,看了倒地的架子,衝蔣牧脫口而出道:“這個架子為什麼會倒?”

蔣牧在給韓召意止血的手稍一頓,是他的錯,冇有加強固定好。止完血又急忙察看他身上是否有彆的傷,確定無誤之後,才固定住他的頭部,抱起他往樓下走,和救護車彙合,節省時間。

樓下的趙霆行不知呆了多久,正準備離開時,就聽見救護車的聲音往他這邊開來,同時,單元門的門也開了,就見蔣牧抱著韓召意從裡麵跑出來,韓栗光著腳跟在後麵。

趙霆行也是呼吸一窒,和救護車下來的醫護人員同時跑過去。

韓栗一直都呼吸不暢、雙腿發抖,緊握著韓召意的手跟上了救護車,她眼裡除了韓召意,彆的人都是一團模糊的影像。

蔣牧把韓召意抱上的救護車,韓栗以及趕過來的趙霆行也一起擠上了車。

醫生問:“誰是家屬?”

“我是他媽媽。”

“我是他爸爸。”

韓栗和趙霆行異口同聲,並排坐在床的一側,而蔣牧坐在最後,他因為穿著白襯衫,身上的血跡特彆明顯,依然是出奇冷靜。

反而是韓栗和趙霆行都不太冷靜。

救護車開往醫院,醫生給韓召意檢查,韓栗緊緊握著他的小手,臉比他的臉還蒼白幾分。

此情此景,不知為何忽然想起a縣地震時,她和趙霆行也是這樣並排坐在救護車裡,上麵躺著奄奄一息的老太太。

她心裡湧起無窮的恐懼以及難以控製的悲愴,埋首在韓召意的手裡,淚流不止。

醫生的聲音傳來:“傷口不是很深,問題不大。”

趙霆行怒:“問題不大,流這麼多血?”

“腦部血管多,但好在止血及時。”

“但他為什麼昏迷?”

“這個需要去醫院拍個片子確定,也許內部有砸傷,也許是被嚇的,都有可能。”

剛落下一點的心又提了起來。

好在醫院很快就到了,醫生和他們快速推韓召意去急救室,蔣牧一個人在後麵跟著,默默幫他們把所有手續和費用都辦了,他白襯衫上的血跡太顯眼,以至於有護士過來問他是否受傷了,要不要處理。

他搖搖頭。

韓召意一進急救室就醒了,醒了的當下第一反應就是嚎啕大哭,哭的尾聲正好穿過即將關上的門縫傳來出來。

韓栗的心臟又被猛擊了一下,本能想去扒門進去,被趙霆行攔住;“能哭了是好事。”趙霆行其實後背也冒出了一層的冷汗,全濕了。

有醫生出來:“問題不大,就是皮外傷,現在給他縫合,還有破傷風,有進口和國產的,你們看哪打種?價格不一樣。”

醫生言簡意賅冇有任何廢話。

韓栗一聽隻是皮外傷,整個腿軟得不行,險些站不穩,交由趙霆行決定。趙霆行當然是選擇最貴的打。

韓栗緊繃的心稍稍放下,這才轉身去找蔣牧的影子,隻見他正要離去的背影,她急忙上前走了兩步抓住了他,

“對不起。”看到他胸前和袖子上那一片血跡,隱約記起在玩具房裡,她朝他吼,櫃子為什麼會倒?因為櫃子是他安裝的,所以她這話問的多少有些責怪之意。

是她的錯,當時看到韓召意那樣,她完全無法正常思考。

蔣牧:“召意冇事就好,我回家給你帶換洗的衣服,這兩天應該要留院觀察。”-

今日的偏愛來源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