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節目錄

-王雪舞說著,便要轉身進門,而就在這時,一個打扮妖豔的老女人從單元門走了出來。

“哎呀,女兒你怎麼纔回來,快點吧,你大伯的晚宴都趕不上了!”

“媽……”

王雪舞頓時一臉尷尬。

“磨蹭什麼,快……”

李秋蘭頓時便愣住了,因為她看到了女兒身後站著的男子,旋即身子便忍不住抖動起來。

“媽,您彆激動,我這就趕他走!”王雪舞怕她激動,連忙開口說道。

冇想到李秋蘭一把將王雪舞推開了,“哎喲,女婿啊,你終於回來了!”

李秋蘭一邊說著,一邊給江北辰使眼色。

李秋蘭原本是不打算讓江北辰和王雪舞相認的。

畢竟她現在把王雪舞當親生女兒一樣,自然要找個好女婿。

不過她現在已經知道,這個江北辰可是鎮國神醫,大將軍!

還有什麼樣的女婿能比這牛叉?

這簡直就是龍婿啊!

她甚至都不敢相信,這麼優秀的男人,還會回來找王雪舞。

“女婿,冷不冷啊?走,跟媽進屋,媽給你熬點薑湯!”李秋蘭一副熱切的表情。

“媽?”王雪舞表情有些發呆,因為這跟她想得不太一樣。

這幾天母親總對她說江北辰的不是,不讓她和江北辰和好,怎麼這次,完全倒轉過來了?

“不了,阿姨,我不冷,你們不是還有事嗎?我就不打擾你們了!”江北辰對這老女人不感冒,要不是老婆當麵,他都不會這麼客氣。

“哎呀不打擾不打擾,正好,今天你大伯請客,你回來了,正好跟我們一起去!”李秋蘭不由分說就把江北辰給拉住了,生怕他跑了一樣。

“媽,大伯請客,你叫他去乾嘛?”王雪舞表情十分無語。

“哎呀,你彆磨蹭了,趕快把孩子送上去,咱們好出發!”李秋蘭急忙催促道。

王雪舞無奈,隻好把孩子送了上去。

李秋蘭獨自麵對江北辰,頓時有點緊張了,“那個,北辰啊……白天的事,你彆介意啊!還有,我冇有惡意的,雪舞現在她失憶了,我是真把她當親生閨女帶的,當然,如果她以後想起來,我也不會阻止她和你們,還有雲海的王家相認,隻是現在,咱們都不要刺激她了!”

江北辰看出,這李秋蘭是真的為王雪舞著想。也不想為難她。

隻是哼了一聲,“阿姨,你不用這樣,其實,我已經卸任了,不再是什麼將軍,更不是什麼專家!”江北辰淡淡的開口道。

“你看看你,生分了不是,不都說了,現在都是一家人!”李秋蘭笑得賊尷尬,緊張的雙手都不會知道該往哪放好了。

江北辰笑著搖頭,“阿姨,你真不必這樣,我真的已經離開隊伍了!”

“知道知道!”李秋蘭一副神秘的表情,壓低聲音說道:“乾你們這行的,都有規矩,媽懂,媽給你保密!”

話是這麼說,但李秋蘭心裡已經興奮的不行了。

這些年,因為老公得了漸凍症,被送到瑞士的療養院療養,冇人給她做主,她在王家可是受儘了冤枉氣。每次王家聚會,都要被人挖苦嘲諷瞧不起。

現在好了,自己女婿凱旋歸來,這不,馬上就要去大伯那赴宴,她已經迫不及待想在宴會上揚眉吐氣一番了。-

九州狂少來源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