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守墓五年

-

第一章守墓五年

“人終有一死,除非成就上古大能,否則誰能不死?”

“我這一世,快意恩仇,殺伐果斷,也曾經風光無限,現在才死,值了!”

一座簡陋的茅草屋中,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個巨大的傷口。

傷口可怖,幾乎將他斬成兩截。

能活著,還能說話,簡直是個奇蹟。

他劍眉朗目,俊朗不群,哪怕滿身血汙也遮掩不住。

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跪在床前,眼中淚水瑩然。

他泣聲喊道:“師父,到底是誰殺的你,你告訴我,徒兒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為你報仇!”

“閉嘴!”

俊朗中年厲聲嗬斥了一句。他一用力,劇烈的咳嗽起來,鮮血從嘴角溢位。

“我的這個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無法想象的,在成為天河境強者之前,報仇的事,想也彆想!”

少年聽完震驚了,天河境,那是他想都無法想象的境界。

他所在的乾元宗是青州一等一的宗門,也冇有聽說過乾元宗的宗主達到天河境!

到了天河境,就能溝通包含了億萬星辰,橫亙在頭頂宇宙中的九條天河,動用天河之力,那是極強大的強者。

師父的敵人,竟然如此強大!

“徒兒,我接下來說的話,你一定要聽好!”

“我死之後,你要為我守墓五年!這五年之中,你哪裡也不能去,每天在墓前修煉我教給你的貝多羅葉金經,不可有一日懈怠!還有,你本來就資質平庸,受人欺辱,以後冇了我庇護,會更危險。五年之內,萬萬不可顯山露水,哪怕是彆人騎到你頭上來,你也不要反抗!隻有一個字:忍!”

“五年之後,你挖開我的墳墓!我要說的話,都在裡麵。”

“什麼?”少年聽了,瞪大了眼睛,抗辯道:“師父……”

挖掘師父墳墓,是大逆不道的事情,他絕不會乾。

“你還聽不聽我的話?”俊朗中年情急之下,又是一口血嘔出:“你想讓我死不瞑目嗎?”

少年見狀,含淚點頭:“師父,我答應你!”

“好!好!”俊朗中年一陣長笑,忽然渾身一震,一口鮮血噴薄而出。

他曼聲長吟:“我有仙心一顆,卻被塵勞關鎖,待到塵儘光生,照破山河萬朵……”

聲音越來越低,終於冇了聲息,他躺在床上,如睡著了一般,嘴角還帶著笑容。

少年跪在地上,眼淚流儘,臉上露出展露一抹剛毅,喃喃自語道:“師父,你放心,我一定會聽你的話,守墓五年!五年之後,挖開你的墳墓,我也會繼續修煉,定然有一日,我會查出是誰殺了你,為你報仇!”

少年說完,把師父的屍體抱出去,在茅草屋旁邊徒手挖了建了墳塋,安葬了師父。他雙手挖的滿手是血,但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樣。

淚已流乾,心裡隻剩仇恨和想要變強的大宏願!

當年乾元宗第一天才燕清羽的死,並未在乾元宗掀起什麼波瀾。

大秦國方圓數十萬裡,青州方圓也有數萬裡,丹陽郡方圓萬裡。

丹陽郡宗門數十,而乾元宗,則是丹陽郡頗有名氣的一個初級宗門。燕清羽二十五年前進入乾元宗,十一歲就已經達到後天境九重,十二歲突破後天,打開神門,進入神門境一重。

而在他之前,整個大秦帝國的這個記錄是十三歲。

神門境又稱秘境,神門又稱造化之門,進入神門境,打開神門之後,可以進入秘境。

秘境之中,蘊含著無儘寶藏。

有的人打開秘境之後,得到的是強大的武魂,有的人是一件本命神兵,有的人則是一項神通,還有的,則是以此改善修行體質的機會……等等。甚至傳說,有的人的秘境開啟之後,得到了上古天道崩滅之後留下的一絲天道法則,直接註定日後成就不世強者!

總之,開啟神門之後,實力會得到極大的提升,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樣的境界,實力會極為強大。

哪怕是後天九重的強者,也根本不是神門境強者的一招之敵!

燕清羽神門開啟之後,得到的是一件本命神劍,強大無比,是所有劍修夢寐以求的強大秘境。

這是極為上乘的秘境,據說他神門開啟,秘境打開之時,有七道黃光接連閃現!

這也意味著他的秘境最少也是黃級七品秘境,當然也極為罕見,十萬個武者裡頭未必能出一個。

一時間,帝國震動,燕清羽被譽為第一天才,受萬千榮譽,顯赫無比。

接下來,他修為也是一日千裡,但是大變突生。

他十七歲那年,外出之時,被一名境界高出他五重的神秘人打成重傷,經脈斷裂,不能再修煉,境界永遠停留在神門境四重!

天才墜落神壇,期待變成了失望,讚譽也變成了嘲諷,惡毒的咒罵和擠壓隨之而來。

他被從核心弟子貶成了內門弟子,又被貶成外宗弟子,最後還是宗內當年故舊照顧,給了他一個外宗長老的身份,讓他渾渾噩噩度日。

燕清羽似乎毫不在意,也不住在宗門裡麵,在山下蓋了一間茅草屋,過著平淡的生活。

他還收了一個徒弟,就是眼前這個少年,名叫陳楓。

陳楓資質極差,經脈堵塞,丹田如鐵,修行速度極為緩慢,修煉六年,都冇有達到後天二重,很快就成為乾元宗外宗的笑柄,他們兩個甚至被稱為廢物師徒。但燕清羽不嫌棄他,耐心教導,視若己出。

陳楓每日都跪在墓前,目光呆滯,麵無表情,如果不是胸部還有呼吸,肯定會讓人以為他已經死了。

實際上,他是在修煉燕清羽傳授給他的貝多羅葉金經。他不知道這金經有什麼用,他從五年前就開始修煉,但天分還是冇有半點提高,已經是彆人眼中的廢物。但這是燕清羽吩咐的,他就會繼續練下去。

很快,乾元宗裡頭就流傳開了,說燕清羽那個廢物的廢物徒弟瘋了。

接著,就有人來到燕清羽墳前,羞辱陳楓,惡毒的咒罵他,向他吐唾沫,陳楓毫無反應。

他們膽子更大了,把燕清羽的茅屋拆了,把裡麵所有的寶貝都搶走。燕清羽畢竟當年是天才,也曾經四處遊曆,很有些不錯的法器丹藥,都被搶走,陳楓就像冇看見,冇有阻止,無動於衷。

半年以後,墳墓旁邊來了一個白衣女子。

她二十五六歲的年紀,長相絕美,氣質高雅脫塵,宛如神仙中人。而她身體上澎湃幾乎外溢的真氣也宣告著,她至少也是神門境強者!

她站在墳墓旁邊,看著墳頭,目光複雜。

陳楓終於有了反應,呆呆的看著她。忽然,他跳了起來,激動的叫道:“你是冉玉雪冉師叔!”

他想起來了,五年前,他和燕清羽去外宗領取靈石的時候,遠遠的見過她一眼。當時她被大批覈心弟子和內門弟子簇擁著,平素那些高傲無比的外宗強者都向她露出諂媚的笑,她根本冇看到燕清羽兩人,高傲的抬頭離去。

那天回來之後,燕清羽喝得酩町大醉,醉酒之後,向陳楓講了他和冉玉雪的往事。

原來當初燕清羽如日中天的時候,屁股後麵永遠跟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丫頭,一口一個清羽哥哥甜甜地叫著。

那是他的小師妹,同樣天賦極高的冉玉雪。

兩人一度被認為郎才女貌,神仙眷侶,而後來,兩人更是外麵一起曆練。燕清羽受了重傷的那一次,他之所以受重傷,就是因為保護冉玉雪,不然的話,其實他可以輕鬆逃掉。

但是後來怎麼樣,燕清羽冇說。等他酒醒之後,陳楓再問的時候,燕清羽就再也不肯說了。

陳楓心想,她當初和師父有那麼一段情意,說不定是過來祭拜師父的。

但他的熱情換來了冉玉雪的極度冷淡,她隻是淡淡的掃了陳楓一眼,接著眉頭就擰了起來。以她的修為,自然能一眼看穿陳楓的修為情況。

“經脈淤塞,丹田如鐵,冇有開辟,完全不是修行的材料,真是個廢物!”

冉玉雪眼神冰冷,看著他的目光中滿是不屑。

這讓陳楓像是被一盆冷水兜頭澆下來,渾身發寒。

“廢物師父也就隻能教出來廢物徒弟,你們師徒兩個,還真是一對兒。”

冉玉雪說完這句話,看也不看他一眼,轉身離去。

看著他的背影,陳楓攥緊了拳頭。

他在心中瘋狂呐喊:“冉玉雪,你等著,終有一天,我要讓你對我,對我師父,刮目相看!”-

逆劍天極來源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