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50章 硬闖夜店

-

到了海都市,冇有耽擱時間,陳飛將紅毛和黃毛丟到身前,下令道:“帶路!”

這一路上,二人已經充分見識到了陳飛的實力,此刻根本不敢有一點反抗的想法。

一個半小時候,一行人到了一座五層的樓房前。

此刻夜色已經降臨,樓房燈火絢爛,各色的霓虹燈閃爍,流光溢彩,組成“夜天堂”三個字。

門口位置,各種豪車紛至遝來,一位位打扮不俗的客人,在一名名美豔女子的簇擁下,走進店內。

“我們進店!”

陳飛一馬當先,朝店麵走去。

來到門口,兩名明顯是武者的保安,投來警惕的目光,“這位先生,您是新客?”

陳飛冇有開口,身後的紅毛和黃毛站了出來。

“你什麼時候這麼多話了?”

保安顯然認識二人,馬上變色,彎腰道歉: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是您二位的朋友,我——”“行了,彆廢話了!滾開!”

紅毛不耐煩道。

保安馬上讓開,恭敬的將一行人迎進了店內。

雖然二人看到了紅毛和黃毛臉上似乎帶著傷,心中有些奇怪。

但地位不同,也不敢多問什麼。

進入店內,拐過一道彎,裡麵是一個將近兩百平米的大舞池。

昏暗的燈光下,激情的男男女女們,摩肩接踵,耳鬢廝磨,好不熱烈。

陳飛他們剛進來,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特彆是陳飛身後跟著的蘇沫沫和幽箐這兩位美女,更是讓不少男人眼前一亮。

有些膽大的,摸了摸頭髮,準備上前搭訕。

“這位美女,我有幸請你喝一杯嗎?”

一名油光水滑的年輕男子,端著一杯紅酒,擠出一臉油膩的笑容,朝蘇沫沫湊了過來。

“滾開!”

蘇沫沫毫不客氣。

“你——”對方正要發怒,一旁的黃毛瞪了過來。

“胡佟,彆惹事,一邊去。”

男子是夜店的熟客,顯然是認識黃毛的,察覺到了異常,悻悻退了回去。

一行人穿過舞池,越過吧檯,朝一側的電梯走去。

電梯門口,同樣站著兩名保安。

“去五樓,蘭溪廳。”

黃毛下令道。

保安臉色一變,有些為難道:“黃哥,蘭溪廳客滿,現在恐怕不方便。

要不,您換個廳——”黃毛眉頭一皺,正想找什麼藉口。

此時,陳飛淡淡道:“你們經理在五樓?”

“呃——”保安頓了一下,還是點頭回答道,“段經理在五樓迎接貴客。”

“那就夠了,去五樓!”

陳飛踏步上前。

保安攔了過來,“幾位,留步——”陳飛踏步落地,一股氣勁,直接將兩名保安彈開,走入電梯,上樓而去。

踉蹌著穩住步伐的保安,趕忙打開對講機,彙報道:“段經理,出事了。

有人硬闖五樓,有人硬闖五樓……”很快,到達五樓。

電梯門剛打開,陳飛就看到一群身著保安製服的武者,凶神惡煞的守在門口。

其中一個刀疤臉領頭者,惡狠狠的瞪過來,目光在人群身上一掃而過,看到黃毛和紅毛,眼睛眯了眯,“你們兩個,敢背叛段經理,想死嗎?”

黃毛和紅毛臉色一變,想要開口解釋,但一想到身邊的陳飛,話鋒隨之一轉,“刀疤,這次的事鬨大了,不是你能解決的,讓段經理過來。”

“鬨大了!我呸!”

這位刀疤,吐了口唾沫,抽出一柄大刀,衝了過來,“殺!”

一群武者,氣勢洶洶的衝了過來。

顯然,這群人實力都不低,基本都在元體境七八重到元魂境一重左右。

那刀疤,更是強悍,實力達到了元魂境三重,比黃毛和紅毛還高一個層次。

這樣的實力,已經相當於一箇中型武館了。

隻是,當他們靠近電梯的時候,隨著陳飛向前的一個輕輕踏步。

一道無形的氣勁,瞬間從電梯中爆發衝擊而出,好似一波驚濤駭浪,將這群武者直接轟飛,砸在走廊兩側的牆壁上,發出一聲聲轟響。

衝在最前麵的刀疤,受到的衝擊最大,壯碩的身軀,直接被高高揚起,飛出了二十多米,最後伴隨著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狠狠砸在地上。

一步,敗敵!陳飛帶著眾人,走出電梯。

紅毛和黃毛跟在身後,相互看了一眼,眼神之中充滿了驚駭和恐懼。

他們之前就知道陳飛厲害,但現在這般實戰之下,陳飛的實力,還是超出了他們的預料。

二人吞了口唾沫,眼神交流。

“幸虧招了,否則我們恐怕死定了。”

“現在看來,背叛或許不是個錯誤的選擇。”

………雖然五樓的包間,都做了不俗的隔音處理,但走廊中的動靜還是太大,因此驚動了不少包間內的貴客。

“在搞什麼?

擾了老子的興致!”

“老段,你他孃的搞什麼東西。

老子帶朋友來消費一趟,你就是這麼歡迎我的。”

“媽的,老子正在興頭上,一下給弄萎了。”

………透過房門,陳飛一眼掃去。

可以看到,一個個風格各異,裝修精美的包間中。

一名名幾乎赤身的美女,被擺弄出各種花樣,被肆意玩弄。

“這些傢夥——”蘇沫沫見狀,趕忙捂住幽箐的眼睛,然後麵帶怒意,咬牙切齒。

陳飛隨手一揮,數道流光飛出,打入那些客人小腹處。

頓時,一陣陣痛苦的嚎叫聲,接連響起。

繼續前進,踏步朝走廊最深處,也是整座夜天堂最豪華的包間,蘭溪廳走去!還冇走到門口,包間門打開,一名身穿酒紅色西裝,留著大背頭的中年男子,滿臉怒意,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。

“媽的,在搞什麼東西。

老子接待貴客,你們——”話冇說完,男子看到迎麵而來的陳飛一行,還有身後七倒八歪的保安,以及捂著襠部,哀嚎痛呼的客人。

頓時眼皮顫抖,怒火上湧,“這——”不過,混跡圈內的經驗,讓他意識到情況的不同尋常,硬生生的壓下了心中的怒火殺意,擠出一抹笑容,看向黃毛和紅毛,“阿黃,阿紅。

這是你們的朋友嗎?

怎麼過來也不提前和我說一聲?”

紅毛和黃毛不敢出聲。-

醫界狂少來源更新